在我自己的定義哩,悲慘和悲傷完全不一樣,

 

雖然兩者都悲,但悲慘不問過程,直接通往結局(例如:有遊民橫死街頭,我「同情」他。)

悲傷則是迂迴曲折,在人心裡不停的打轉,

 

轉出了不被理解,轉出了嘆息與愴然,轉出了生命的無可奈何(例如:同樣有遊民橫死街頭,但因為我有類似的經驗,所以我「同理」他。)

 

 

 

優秀的小說和新聞報導不一樣,他能帶領讀者看見生活的底層細節,生命的無奈與嘆息。

 

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------引自《小說課》

 

 


  在這時候看到這句話真是感觸良多。這就是我想說的,不只是小說,所有的文學作品重要的不是表面情節,而是底層「細節」。人正是由這些細節堆疊出來的。要表達的是「同情」還是「同理」?中間的差距不是普通的大呢,同情一瞬即逝,同理則會在每一次經歷裡再次浮現。

 

  去感受、去挖掘、去理解、去認同、去成為一部份。不管是文字還是什麼,我想力量一定比想像中的大,所以更該認真、嚴肅的面對。真正的感動不是詞語堆疊、情節推移,而是是發自內心,人類最原始、共通的情感......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意味不明

水良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